倾世女医:捡个将军做夫君

倾世女医:捡个将军做夫君

夏不至作者

穿越

61.26万字连载中2020-05-23

在线阅读网友评论书架
  顾心宁穿越小说的名字叫什么?倾世女医捡个将军做夫君夏不至是这本书的作者,本书又名《神医娘子要休夫》,讲述了顾心宁是个小护士,在公交车上遇见了一个疑似拐卖儿童的,于是拔刀相助把自己助到了阎王殿,然后...她借尸还魂了。
  看来,是新伤。
  顾心宁忽然想起昨夜那个男人回来的后,和女人聊天时说起的赔本生意。
  女孩身上的伤,应该是她在逃跑时被恼羞成怒的男人发现殴打所致。
  没想到,这个女孩心性这么坚韧,竟然没有在外人面前叫过一声疼,一直生生的忍着骨折的痛苦到现在。
  “小姐姐,麻烦你来帮一下忙,帮我把她的胳膊托住!”顾心宁朝坐在旁边的另一个女孩说道。
  坐在受伤女孩一旁的女孩子也不知道顾心宁要干什么,不过还是顺从的出手帮忙托住这女孩的胳膊。
  顾心宁松开手,她一把撩开马车帘子,探头朝正在驾车的衙役喊道,“大叔,大叔,麻烦你停一下车……”
  “吁……”赶车的衙役一勒缰绳,马车缓缓停下。展开全部

  顾心宁穿越小说的名字叫什么?倾世女医捡个将军做夫君夏不至是这本书的作者,本书又名《神医娘子要休夫》,讲述了顾心宁是个小护士,在公交车上遇见了一个疑似拐卖儿童的,于是拔刀相助把自己助到了阎王殿,然后...她借尸还魂了。

免费阅读

  夫妇俩疼的龇牙咧嘴,鼻涕眼泪齐飞,此刻他们心中已不能用后悔来形容了。

  顾心宁心里无比痛快,这大概是她前半生做的最舒心的一件事了。

  衙役拖走了剩了半口气的夫妇俩,顾心宁猜想,他们的后半辈子估计要在牢里度过大半了。

  审完嫌犯,太守看着眼前的一群女孩子,问道,“你们可记得自己的家人和住址?本官着人把你们送回家去……”

  有几个女孩点点头,其他女孩子沉默。

  她们中有些被拐的时候岁数还小,受了那么多磨难,对于自己家的记忆越来越浅,名字大约记得,至于住在哪里年月久了都忘却了。

  顾心宁是穿越而来的,至于她这个小身体来自哪里,她更不会知道了。

  况且即使是身体原主在这里,她也不过五六岁的孩子,知道的想必也不会太清楚。

  她自荒郊野外醒来,四周又无人,见的第一人竟然是人贩子,她什么信息也没得到。

  即使她有心着手查这具身体的身世,也是老鼠咬天无从下口。

  “唉……”顾心宁叹了口气,看来自己的身世要成谜了!

  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了的,不论前生今世,她注定是个没有父母缘、没有亲人缘的人了!

  “你不是早就习惯了嘛!”顾心宁安慰自己。

  可是当她站在衙门口,看到衙役护送那几个姑娘要回家的时候,眼眶还是止不住湿润了起来。

  顾心宁使劲吸了吸鼻子,天知道,她是多渴望有个家!

  有爸爸有妈妈有亲情,伤了、痛了、累了的时候,有处可去有人可依,这是多么幸福的事!

  送走了几个记得家的孩子,另有衙役套了一辆大马车,剩下的五个女孩包括顾心宁在内,一块被安排上了马车。

  这些可怜的女孩子记不起自己的家,没有去处,但是她们也不能一直留在衙门里。

  毕竟衙门是处理公务和案件的地方,不是善堂。

  可也不能置她们于不顾任她们自生自灭,那救了这些人,与杀了她们无异。

  于是太守让人安排马车,把她们暂时安顿到京郊的善堂。

  顾心宁坐上马车,与几个女孩紧挨着挤坐在一起。

  衙役马鞭一扬,长鬃灰马喷了几个响鼻,“嘚嘚嘚”的向前走起。

  马车晃晃悠悠,忽然,车轱辘重重地颠簸了一下。

  “啊……”顾心宁人小腿短,坐在车厢没就没有落脚处,一个没稳住,一头撞到坐在她对面一个女孩的身上。

  “哎呦……”被撞的女孩惨叫一声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顾心宁连忙起身,不住的道歉,“对不起,我不小心,撞疼你了吗?有没有受伤?”

  那女孩不过八九岁的年纪,她的额头嘴角都有淤青,此时正捂着一侧胳膊,冷汗连连。

  “伤到哪里了,快,给我看看!”顾心宁看她疼的样子不似作假,焦急的摸上她的胳膊。

  “不,不是你的错,没事的!”女孩咬牙道,汗水顺着她的额头滴落,显然是疼的不轻。

  “不,不对,你胳膊好像是骨折了!”顾心宁一把固定住她的手肘,想给她好好看看。

  女孩下意识的往后抽抽手。

  “别再乱动了,我给你看看,我会看!”顾心宁口气不容置疑。

  女孩将信将疑,她右手托住左臂往前抬了抬。

  顾心宁小心翼翼撸起她的衣袖,只见她胳膊青紫,肿胀的厉害。

  顾心宁捧起她的胳膊仔细检查,在她左前臂上有一块鼓包,据她经验判断,这应该是骨折后骨头错位造成的凸起。

  看伤的程度,绝对不是她刚刚的撞击所能造成的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,是谁干的,你这样多长时间了?”

  顾心宁问道,一边继续把她的衣袖撸高。

  好在古人的衣袖都宽宽大大的,很容易把胳膊露出来,要是搁在现代还得找把剪子把衣袖给剪开才行。

  加上这女孩又瘦,衣袖直接卷到肩头,露出了整条受伤的胳膊。

  “一天一夜了!”女孩吸着凉气,忍疼答道,至于被谁打,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,她却只字未提。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作者其他作品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最热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

点击查看更多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